POPO出版服務介紹

專欄作家:倪采青
簡介:
小說家。台大外文系畢,台大語言所肄。原任職企業界,卻莫名對小說創作著了迷而傾力鑽研。2009年擔任《双河彎》專欄書評人,出版《變身暢銷小說家》及《金匙小姐不矜持》,2012年以《潛入婚紗的女人》獲「第一屆馥林都會小說獎」首獎。 部落格「小說創作的技藝」http://rosenovel.pixnet.net
倪采青|創作最好的時代
狄更斯在《雙城記》開章有云:「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話放在現今的創作環境上來看,真是無比貼切的寫照。
  
我們可以說這是最壞的時代,因為人們不太買紙書了,出版社一家接著一家倒,書店一間接著一間熄燈;因為人們受到聲光效果的蠱惑,國文程度低落,放假只想飛奔去看電影玩暗黑,閱讀純文字立即昏昏欲睡;因為競爭太激烈,不若從前好書會自動口耳相傳地賣,現在如果沒名氣又缺行銷資金,在台灣一年四萬多冊的巨浪出版量之下,作品幾乎是註定慘遭沒頂;因為盜版太猖獗,上個月出了書,下個月就會出現在盜版網站上……

相反的,我們也可以說這是最好的時代,因為人們不是不愛閱讀,而是閱讀方式改變──手機、網頁、電子書,容許讀者以更低的價格取得文本,更可以因無需顧忌書櫃放不下而大肆購買;因為出版不是即將沒落,而是形式面臨改變;因為網路會帶動銷售,願意在網上分享作品的作者,反而有機會跨過出版社,直接觸及讀者,在彈指間獲得第一手回饋;因為大眾傳媒發達,影劇圈需劇本孔急,小說作品獲改編為影劇,機會是空前的大,以致作家收入足以打敗英國女王;因為POD隨選印刷普及化,為自己出一本書,再也不是遙不可及……

現代創作者是幸福的。從前作者完成稿件,必須經歷一次又一次(通常是令人心灰意冷)的投稿,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出版社,稿件也許要被改得面目全非,再好不容易出版了,讀者回饋需要透過傳統信件寄到出版社,再慢慢飄到作者手中,作者要回覆,也得重複相同的程序,貼上郵票讓信件慢慢飄回去。而如今,一切以千百倍的速度在進行:作者完成稿件的當下,彈指一點就上傳到網路發佈,讀者立即你一言我一語,討論得如火如荼,作者也能隨時插進來絮叨。只要作品好,不勞你投稿,出版社自動會來找,到了那時候,也許你還會發現,自費出書的獲利空間還更高。

最重要的,因為即使歲月悠悠、物換星移,人們對故事的渴望,未曾消減。

你對寫作有渴望嗎?喜歡聽故事、說故事嗎?心底有個聲音,老是催促你去把故事寫下來?當你如此做時,就沉浸在文字中,時間彷彿過得飛快,又彷彿過得極慢,四下環境全都消解無形,只剩下你與眼前的稿件存在嗎?

這些,全都是天生作者的典型徵兆。不要懷疑,就寫吧。

我曾經忽視自己的創作慾,因為當時我的職業跟創作是八竿子打不著,會想創作,在當時的我眼中,真是莫名其妙。可是,每當夜深人靜,那股想要寫故事的衝動就像留聲機在耳邊迴盪。我與那股念頭纏鬥了整整三個月,終於舉手投降,趁著餘暇寫下第一部完整的長篇作品。

我不想著墨後來是如何費寢忘食鑽研創作,又如何屢遭退稿後終獲出版社青睞。諸位只要知道結果就夠了:三年後,我出版了第一本小說專書。再三年後,我獲得了二十萬獎金的文學獎,辭掉了原本的工作,成為自由寫作的SOHO族。

現在想來,如果我當時漠視了創作的呼喚,大概會有兩種結果:第一是我會發瘋,第二是我今日就無法以自己熱愛的事情為業了。

也許,並不是每個喜歡創作的人,都適合以創作為主業。這需要經濟、家庭、個人特質的因緣俱足,千萬不要勉強。全職作家會體驗到的投稿不過之苦、銷售慘澹之羞、搜索枯腸的江郎才盡之慮,並不亞於在辦公室被老闆指鼻痛罵的難受。但是,創作絕對可以成為絕佳的副業(想想張曼娟、蔡智恆、龍應台),或起碼是五星級的娛樂(只要體驗過寫作極樂,誰還需要電視電影與電玩?)。說故事吧!不僅娛樂你自己,還能娛樂親朋好友。真的,在寫作的路上,沒什麼比旁人說一句「你的小說好好看」帶來更大的狂喜了。

如果你認同「網路出版也是一種出版」的話,你就已經明白,當個網路作家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了。假如網路發表還不能滿足你,好想見見筆下文字化為紙本,或甚至送給親友品味的話,現在正是最好的時代。幾十本POD少量印刷,每本只要一百多、兩百多就能辦到。真的,要圓一場出書夢,端看肯與不肯了。

回應前請先登入
時代的潮流必定沖散不了文學穩穩紮根的腳步。細想自古到今,中國文學究竟是一個多麼偉大的存在,能夠存在五千年,這五千年來,「文」從未被捨棄,而故事,更是永植人心。
我想我能帶給世人的,到底是一股感動,而要如何表現,便端看我對寫作的熱忱。我一直認為,寫作的熱忱,和功力,是相輔相成的。一個囂張討厭小說的人,怎麼能夠將小說發揚至盡臻完美?即使是天才,誠如您於《變身暢銷小說家》文中提到,小說功力努力堆疊起來的!
離題了。
小說能帶給人們的感動,是電視電影電玩電腦無可取代的,人們都需要感動。當我心中空虛寂寞,第一
相柳 於 2015-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