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出版服務介紹

專欄作家:余秀芷
簡介:
輪椅天使──余秀芷,出生在寒冷的12月天,一九九八年生了一場怪病,雙腿從此失去知覺,至今仍無法查明原因。從小活潑的她學習各種才藝:鋼琴、芭蕾……最愛的是美術,畢業典禮那天即在人人羨慕的東立漫畫出版社任職美編。病發前於父親開業的旅行社幫忙處理業務、帶團,在工作的空檔中,從事業餘模特兒的工作。然而一場怪病讓她從怨天尤人、緊閉心門,到迎向陽光、堅持要看見20%希望,如今她靠著不同方式,或演講,或寫書,或上節目,或發行電子報,遠比生病前去過更多地方,接觸更多人,腳不自由,心卻比生病前自由一百倍。二OO五年全球熱愛
余秀芷|生命不斷 書寫不斷
我記得那個夏天,演講堂雖然有風扇,卻依然讓我在台上揮汗如雨。是專注吧!也是激動!即使已經演講上千場次的我,在每回分享過程,還是習慣將自己帶往過去,拉著大家搭著時空機器,一起看看當時的秀芷所走過的歷程與情緒的轉折,就像一場電影一樣。

下了台,學生們蜂擁而上的想留影紀念、簽名。在這個畢業季節,我簽了好多的畢業紀念冊,以及衣服、領帶,還有手臂,直到學生人潮漸散,一位婆婆推著輪椅朝我過來。

在台上演講時,就已經發現在整齊排列的學生隊伍最後,有一位年邁的婆婆坐在輪椅上聆聽演講,她始終緊皺著眉頭,時而用手捏捏雙腿,時而要一旁的外籍看護拿水服藥,在校園的演講,有家長前來一同聆聽演講,其實是很常見的事情,但這年邁的婆婆,應該屬於阿嬷等級了吧!

「你好,我終於等到你了!」婆婆一見到我,激動的抓著我的手。

終於?婆婆期待的神情,不輸給剛才那些年輕的學生們,而抓著我的手,微微顫抖著。

突然間婆婆哭了起來,哭得我不知所措,婆婆身旁的外籍看護趕緊遞上面紙,而一位女孩這時也走上前來,彎身看了一下婆婆,接過面紙為她擦乾眼淚:「喔,媽!你這樣會嚇到人家!」原來是婆婆的女兒。

我在一旁微笑著耐心等待,等婆婆情緒平撫,才發現講堂外蟬鳴叫著,微風在這時候吹了進來。

「我是靠讀你的書撐過來的!」婆婆開口了,這句話的每一個字,直接敲入我心臟位置。

婆婆是住在雲林的農民,平時以種稻米蔬菜為生,有一天午後田裡巡視,卻莫名的在跨過田埂的時候昏去,醒來就癱了雙腳,原因不明。從此,婆婆將自己關在房間裡,認為自己生命已經沒有用處,就連出大門都深怕左右鄰居取笑,說閒言閒語的刺傷她,卻在有一次女兒拿我的書給她看,他在書裡找到癱瘓後該怎麼活下去的標準程序,會這麼形容,是因為婆婆接著說的話。

「你寫的每個過程與心情,就跟我一模一樣,你真的好理解我的心情,而我就照著你書裡寫的那樣去做,復健也好,心情也好,我真的是常常想要喝農藥自殺,還好有你的書陪伴我,每天我一定要看一遍才能入睡,你的書我都放在床邊。」婆婆手上的書真的有些斑駁了,今天在雲林的演講,是他除了就醫之外,第一次要求女兒開車帶她出門,我接過書簽上名,婆婆滿意的看著,像是一直以來有些虛幻的陪伴力量,有了個明確感,是,我的生命故事,陪伴了另外一個生命。

當初是怎麼寫下這一本本的書呢,我細細的回想起,那一個個淚水的夜晚,或者在醫院的床上,只有敲打鍵盤的聲音,以及那再清楚不過的思緒。

書寫是一種修行,是與自己對話、情感拉扯的孤獨過程,與過去最不堪的自己相處,情緒焦躁、坐立難安,我為過去的負面情緒感到羞愧、自責、悲傷、不捨;為過去專注身體復健的堅持、勇氣感到驕傲,在坦承面對自己時,心裡的糾結得到了抒解,囤積多年的情緒也有了釋放的機會,我接受了這個存在我身上,多種面相,叫做「懦弱或勇敢」的自己,因此而釋懷,但卻從不知道這一段自我療癒的過程,可以成為這麼多人生命重要的支持力量。

每個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過不去的那個點,也許是某個事件、某情緒,而其實我們在求學過程中,以及生活裡早已獲得到許多正面積極的名言與處事道理,只是當事件影響了思緒,第一個選擇被拋出體內的,就是那個陽光般,正向積極的自己。

透過書寫,我在自省的過程中重拾自信,甚至也找回了那些在我生命過程中一再應驗著的人生道理,我紀錄,並透過分享,與跟我有著相同感受的人相互取暖,我不是生命鬥士,只是一個想通了,不想再浪費生命於自怨自哀中的人,如果說我的文字帶給了大家一些勇氣,那麼充其量,那僅僅是種提醒,提醒那些被你所遺忘的道理,還有拾回被你拋出體外,那陽光般的自己。

雲林的婆婆也好,那曾被病痛折磨到想離開世界的男孩,還有被感情與工作困住心的人,我沒有比他們任何一個人勇敢,只是在書寫的過程中,我將過去的憤怒、悲傷等情緒,轉換成生活的動力,換個角度思考,將無常拿來鞭策自己,在這短暫的生命裡,以第三者般的姿態,盡力的經營這段生命,看自己可以走到哪裡去,卻在不知覺當中,成了別人眼中的發光體,跟過去自怨自哀的形象,有了極度明顯的反差。

原來生命就是選擇,是灰色的或者繽紛,心想著哪,就往那去,而生命不斷前進著,書寫也不曾停歇。

回應前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