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出版服務介紹

專欄作家:蔡智恆
簡介:
BBS的 ID為jht,網路上的暱稱是痞子蔡。 1969年生於台灣嘉義縣,成功大學水利工程博士。 1998年於BBS發表第一部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造成全球華文地區的痞子蔡熱潮。自此以後,左腦創作小說,右腦書寫學術論文,獨樹一格。 Blog網址:jht.pixnet.net
蔡智恆|稍縱即逝的青春中,捕捉剎那間的永恆
1998年出版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是我的第一本書,距今14年。
這14年來,我總共出了11本書,比起多產作家,我出書的速度算慢。
雖然出了書,也賣得不錯,但我平時主要還是待在學校教書或作研究,
對「作家」這身份總是沒有自覺,心態上也不覺得是。
但無論如何,出了11本書的人被視為作家是很合乎邏輯的事。


也許是因為我非科班出身、沒拿過文學獎、文筆普普、技巧拙劣,
但最後卻好像成為暢銷作家的緣故,
讓很多有志成為作家卻苦無機會的人覺得不可思議。
於是這些年來我經常被詢問如何出書、如何投稿之類的問題。


這就像你不會問長得帥、有才又多金的人,為什麼那麼多女生喜歡他,
因為你覺得那是天經地義的事;
但如果長得不高不帥、沒錢、個性也不好的人卻有一堆女生喜歡,
你一定很想問他為什麼?


我相信很多人會覺得我有訣竅、秘技或是捷徑,不然怎麼可能出書?
可惜我都沒有,我也不像哈利波特只要喊一聲:「去去!給我出書!」
就會有出版社幫我出書。
其實我出書的過程是被動的,因為我從沒投過稿。
所以遇到詢問投稿之類的問題,我總覺得尷尬。


當《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在BBS上連載完一個月後,
有個出版社編輯問我可不可以讓他們出書,我說:好。
於是《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就出現在書局了。
其實前後總共有五家出版社主動接觸我,我答應了第一家。
不是因為經過比較後才選擇第一家,單純只因為時間先後。
那時我只是個學工程的研究生,出版的世界幾乎是另一個星球上的事,
所以出版社的名字到底是叫玫仁杏出版社或是梅添良出版社,
對我而言根本沒差。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出版後非常暢銷,我便被當作暢銷作家對待。
之後我若有新作品,即使寫得不好,出版社也不審稿直接就出。
以上大概就是我14年來出11本書的過程。


很多人想出書,是因為他們打算以作家為職業或志業;
但嘔心瀝血完成的作品投到出版社後往往石沉大海。
幸運一點的(或者該說不幸)會收到退稿信,內容不外乎:
「您的作品屬性與敝公司的出版路線不符,建議您改投其他出版社。」
你當然清楚這像好人卡一樣是種婉拒,因此你除了自信遭受打擊外,
有時不免也會懷疑出版社到底有沒有讀過你的作品?


當你滿懷希望往作家之路昂首邁進時,
出版社的編輯總是扮演全副武裝的衛兵擋在你面前阻止你通行,
而你不能通行的原因可能你想破頭也無法明白。


題外話,據說當初要出版《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前,
出版社內部的意見是一半一半。
一半覺得出出看也無妨,另一半則打死不認為應該出。
最後則在反正試試水溫的心態下出版。


幾年前有一本書叫《退稿信》,收錄了很多出版社的退稿信內文。
但重點不是退稿信內文是什麼,而是被退稿的人是誰。
那些被退稿的人,竟然多數是大文豪甚至包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因此你不能通行的原因,可能只是衛兵有眼不識泰山而已。


也有很多人想出書,但並不想成作家,
他們只是單純希望心中的故事可以被書寫、被記錄、被留下。
這些年我也常收到請我代筆的信,信裡面會訴說他的故事經過,
希望我能改寫成小說。
有時收到的是mp3檔,因為故事用寫的太慢,乾脆用說的。
最誇張的一次是收到卡帶,我千辛萬苦找來一台可播放卡帶的收音機,
但可能是轉速太慢或是在深夜播放的緣故,我一聽到開頭就嚇傻了。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很悲傷、很悲傷……」


基於尊重的原則,我都會看完或聽完他們想說的故事。
但很可惜,我沒有幫人寫小說的習慣,只好說抱歉。
而且自己的故事最好還是由自己寫下來,文筆好不好是其次,
重點是只有自己才會對自己故事裡的起伏轉折有特殊的情感,
用自己的筆記錄自己的故事也才會有特別的意義。


不管想出書的理由是因為想成為作家或只想留下自己的故事,
POPO的「為自己出一本書」都是很好的選擇。
對於投稿者而言,因為POPO的老闆也是台灣最大出版集團的老闆,
所以你的稿子會被認真對待,不必擔心編輯根本不看你的稿。
不管結果如何,你起碼有一次公平的機會。


而對於單純想留下故事於是想出書的人,
你不必再四處找人代筆,或是寄mp3和卡帶去嚇那些膽子小的作家。
就讓自己把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寫下,然後讓POPO幫你出書。
故事能不能打動人是其次,重點是自己的誠意十足。


這些年來偶爾有人問我當初為何決定要出書?
彷彿這是像如何開發替代能源防止地球暖化之類值得深思的問題。
但對我而言,我只覺得有何不可?而且出書是好事啊。
於是便答應了,就這樣。


如果這種說法太無聊,我也可以給個較有文學味的答案。
『也許是為了在單調蒼白的生活裡,留下一絲繽紛色彩;
或是為了在稍縱即逝的青春中,捕捉剎那間的永恆。』


就把這個答案獻給想出書的你吧。



回應前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