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出版服務介紹

專欄作家:鄭丰
簡介:
陳宇慧,筆名鄭丰,生長於台灣,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現定居香港。自幼喜愛武俠小說,尤其著迷武俠大師金庸的作品。 1998年開始武俠小說創作。本書為作者首部長篇作品,贏得2006年網上全球武俠小說大賽首獎。之後連續出版了三套武俠小說, 儼然成為武俠讀者心目中的「金庸接班人」。鄭丰作品以經典武俠風格磅礡呈現,情節驚心動魄,環環相扣,令人欲罷不能,無法釋手。 其武俠作品多次登上台灣暢銷排行榜,全系列至今賣出超過三十萬冊,部分作品並已被翻譯成韓文及泰文。 著作:《天觀雙俠》(全四冊),《靈劍》(全三冊),《神偷天下》(全三冊),《奇峰異石傳》(全三冊)
鄭丰|創意出少年──珍視少年時的靈感和創意
記得最早開始提筆寫作,是在初中時期。那時為了準備高中聯考,K書K得天昏地暗,寫小說成了我讀書之餘的唯一消遣。常常在三更半夜,經過幾個小時的苦讀,終於草草溫習完次日三個大考、五個小考的範圍之後,就拿出筆記本來,亂寫一通,記下一些當時的感覺、情緒和想法。後來慢慢開始寫有點連續性的短篇故事,或是故事的片段。因為酷愛金庸小說,所以寫的故事也以武俠為主。當時寫的日記、散文和短篇小說手稿,如今都還留著,回頭看時,不禁汗顏失笑:一來當時寫的東西實在幼稚淺薄得很,模仿抄襲的痕跡清清楚楚;二來我的字還真是醜得不像話!

記得以前國文老師總喜歡誇讚字寫得漂亮的女生,我這一手醜字,即使作文寫得好,也會因為字醜而被扣上幾分。當時覺得頗不服氣:字醜又怎樣?只要文章有內涵就好了啊!慶幸今日已是電腦時代,寫文章不一定非得用手寫,小說也好,信件也好,都可用電腦打字,正好藏拙,實乃我這等字醜之人的大幸。想起古人兢兢業業地臨帖摹字、苦練書法,以能寫一手好字為傲;如今時代不同了,能寫一手好字當然很好,卻不再是不可或缺的生存本領了。

我常常鼓勵青少年趁著年輕時多寫點東西。我感到自己創意最多的時期,就是十多歲年紀的那段時光。之後步入社會、進入職場、結婚生子,人和思想都成熟了,創意和靈感卻越來越少。我的每一本小說裡的點子,大多是在青少年時期出現、成形的。年紀漸長,文筆和思想日趨成熟,才寫得出比較能看的故事;然而創意和點子,卻要回頭去擷取青少年時期的「儲蓄」。如果當時沒有將點子寫下來,或許到了能寫的時候,東西就不夠用了。所以我勸年輕人要盡量多寫,有任何的感受、靈感、創意、點子,都趕緊記下來。即使年輕時不一定能寫出成熟度很高的作品,但是這些筆記絕對可以留待日後使用。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閱讀英文小說,學習創作技巧
上大學之後,即使腦子裡仍有不少武俠故事,卻因為出國讀書,不得不苦學英文,在短短一年內從台灣高中生的英文程度趕上美國本地人的英文程度,追得要死要活,根本沒時間寫什麼東西。金庸小說帶了幾套去美國,但也沒時間看。

我後來發現,學好英文不只在工作上給了我關鍵的優勢,對我的中文創作也非常重要。英文程度提高之後,我開始閱讀英文小說,奇幻、科幻、偵探、經典、流行,什麼都看,發現英文小說裡面有很多我在中文小說中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說──寫小說的技巧。我曾在香港做過幾次關於小說創作的講座,分享我自己的寫作經驗,以及我從英文小說中學到的寫作技巧。這些技巧好像是中文作家不怎麼去談的,也不怎麼使用的,但對於寫出「好看」的小說卻至關緊要。英文小說讓我打開了眼界,學到了很多重要的寫作手法和技巧。我鼓勵有志寫小說的朋友,努力學好英文,多看英文小說,裡面有我們學之不盡的東西。
 
作家的道路──網路開門,業餘興趣
我曾經跟POPO網站的朋友們分享過這幾句話:
「網路的平台給予我展現十年苦功的機會,讓我醞釀已久的武俠夢終於成真。你若也下了苦功,也做著某種小說夢,千萬不要放棄在網路的伸展台上亮麗走一遭的機會──網友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機會是無限的。」

網路確實是我成為作家的關鍵因素。如果不是因為2006年一場網上武俠小說大賽,而我又剛好以寫完許久的《天觀雙俠》參賽且得到首獎,我的小說寫得再好,也不可能有出版的機會,更不會有繼續寫下去的動力,接著寫了《靈劍》、《神偷天下》和《奇峰異石傳》等作品,搖身一變,忽然擁有了「作家」的頭銜。

網路為有志創作的朋友打開了一扇門。鼓勵大家在充實自己、勤奮筆耕之餘,也要懂得好好掌握,好好利用網路這扇門。

曾經有家長問我:「寫小說可以維持生活嗎?」

我的答案簡單而老實:「如果你是金庸,那就可以。如果你是鄭丰,那就不可以。」

確實,版稅收入本來就是不穩定的,出新書的幾個月間版稅收入多些,沒出書時自然就低些。整體來說,我一年的版稅收入還不夠付我半年的房貸,或是只能勉強支付三個小孩的學費(還有兩個的學費沒有著落)。跟我之前在銀行任職的薪水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當然香港的生活開銷比較大,但即使住在台北,版稅的收入也很難令家庭經濟充裕優渥,何況版稅收入免不了波動起伏,不確定性很高。

我剛開始寫小說時,純粹是業餘的興趣;一旦走上了作家之路,除了在推銷新書時需接受媒體訪問、偶爾上上報章雜誌之外,最後發現寫作仍舊是個「業餘的興趣」。因為在今日華文創作世界中,寫小說仍是個高投資、低回報,賺不了很多錢的活兒,無法當成一份正式的職業。我很幸運,能夠離職在家,做一個「家庭主婦」,一邊照顧小孩,一邊寫作,而不需一肩扛起家庭經濟的擔子。這或許是身為女性作家的優勢之一吧!

如果你有志成為作家,請務必三思:在今日的華文創作世界裡,寫作或許能滿足你的創作欲望,卻多半不能滿足你的生活開支。所以,在創作之前,請先找好一份能夠維持生活的工作,再以業餘的心態去寫。但是請不要放棄希望和夢想──或許有一天你能成為下一個金庸或J.K.羅琳,不但能以寫作維生,更能以寫作致富!

與大家共勉!

回應前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