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出版服務介紹

專欄作家:綠裛
簡介:
綠裛, POPO原創人氣網路作家,2010年,以「破軍劫」一書 (實體出版書名為「清潭夢劫」)參加兩岸文學PK大賽,由網友票選為台灣最佳人氣獎得主。 出生在四季如春的中台灣,但最討厭的季節偏偏是春天......求學求職的路上,輾轉萍飄過整過寶島,至今以穩定半安居,依舊貪戀塵情俗事,於是,靜坐鍵盤前,舉行那個專寫作者的孤單儀式,讓夜半寂靜無人時的敲鍵聲,撿拾靈魂淚跡的跫音。
綠裛|活出不一樣的可能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是個貪心的人。但,渴望的既不是名也不是權,而是每個人都只有一生,我卻想在這短短一生裡,體驗各式各樣的人生。

  夠貪心吧?我不在乎自己的人生將會偉大或是平凡或者卑劣,讓我驚恐的只有一件事:千篇一律;會讓我抓狂的不會是病痛不會是痛苦不會是失戀不會是寂寞:而是無聊。因而,我想盡辦法讓自己每天都不無聊、每天都能感受到太陽底下確確實實在發生的新鮮事。說來容易做起來很難,所以,我閱讀,從國小開始,就什麼都看:新詩散文小說漫畫,純文學大眾文學古典文學,食譜旅遊雜誌百科全書,喔還有,放在寺廟道觀裡全無標價、任人取閱的黃皮小書。

  如果這小孩從此之後變成武林高手,那是武俠小說;如果她變成了傷春悲秋偶爾咳一咳血的文藝美少女(雖然從本質上來說這個可能性趨近於零),應該是本愛情小說;要是她被某某某慧眼識英雄提拔到什麼官場或商場或大公司,大概可以叫做勵志小說。

  不過,人生就是人生,一點也不小說;在用盡全副心力探索文字裡光怪陸離的世界之後,我很不出所料的在國小畢業那年,獲頒一副全新眼鏡,將近800度;也很不出所料的,因為爛到頂點的課業成績而被親愛的爹娘禁止再做任何跟唸書無關的事;最後,在大考壓力之下偶爾用點零碎時間,以短短的新詩散文發洩情緒,發洩完畢之後照樣回到不出所料的軌道,考大學、畢業,繼續考試。考考考,直到找到一個大家都滿意的工作為止。

  完畢。基本上這個人的剩餘人生應該就會變成以下161字:(含標點)

  立業後可以找個好男人成家接著應該生子最後變成有事業也有家庭的尋常主婦最後兒孫環繞膝下子女成群退休金很大筆買了至少兩棟房子變成有點積蓄的老太婆每天的娛樂就是等詐騙集團的電話上門有時候也不在乎轉一塊錢進詐騙戶頭然後不厭其煩的走到警察局去報案當作晨間散步當然必須當心身上別戴太多首飾以免遇到飛車搶劫的年輕人之類的事件一再循環……

  別鬧了。

  這樣一來我一定會變成滿嘴刻薄的死老太婆,每天清點臉上皺紋數量的同時,不免懊悔的自言自語抱怨連連,台詞不外乎是,「如果那時候我選擇怎樣怎樣怎樣……也許今天就會是怎樣怎樣怎樣……」

  請容我再吶喊一次。別鬧了。(不,請相信我這絕對不是習慣性的在湊字數)

  為了不讓自己的餘生被那161字道盡,我在停止寫小說大約十年的時間之後,非常不怕死的在業餘時間重新乖乖坐到電腦鍵盤前,試著再熟悉一下那個曾讓我著迷不已的世界。啊啊原來,一部破千萬字的作品都有人寫出來了呢!原來,當年還只起了個頭的輕小說,在台灣已經變成了炙手可熱的趨勢潮流啊!原來,寫作的人這麼多、精采的作品這麼多、和我一樣不喜歡淪落於無聊的人,也這麼多。

  打開一個新的word檔,把一些很陳舊的願望,放在心裡發酵了很長時間的都快發酸的人物和情節,重新翻找出來刷刷洗洗,給他們一個舞台,看他們在一個我創造出來的世界裡發光發熱,做我或許想做但不可能去做的事、給他們安上一雙翅膀,我的快樂也跟著翱翔。

  寫完第一本用來投稿的長篇小說,靠的是滿腔熱情和網路上的讀者留言,時運所趨,運氣真的夠好,它居然遇上了願意將它出版成書的編輯!在比別人都幸運的情況下,我接著,再寫!繼續鑽進這個睽違已久的世界裡,把每天都當做最後一天一樣的在寫,不知不覺過了三年……三年,聽起很長嗎?回想起來,其實短得不可思議!有時候回過頭看看這三年,不管寫出來的東西好或不好、是否曾經公開發表,數一數自己所創造出來的字數,不免也帶著一點暗中的竊喜。

不會吧?超過六十萬字了嗎?零碎的一小時、兩小時,竟然也可以累積成還算可觀的數量。於是,以前聽古人說積沙成塔我不相信,現在我信了。

第一個二十萬字可以靠運氣可以靠熱情;可惜,第二個二十萬字會逐漸邁向更開闊的路,慢慢察覺自己不足;到了第三個二十萬字,我就遇到連熱情都衝不破的瓶頸了。

  我遇到了障礙,無論寫作或是人生。兩頭都在跌跤,真的沒辦法立刻爬起來,再加上一開始衝得太快,所以當我坐在地上發呆的時候,才發現四周的風景已經與過去所熟悉的緩慢的一切完全不同。而且,我總算進步到能夠明確察覺自己缺點的那一步了!因為自我檢討而停下來之後,就很難、很難再勇敢站起來走下去。

  很難。很難。真的很難……我發現,當我把臉埋起來縮成一團時,整個世界都因此而壓在我背上,幾乎讓人動彈不得,那時常會跳出一個念頭,問我自己:「是該到了放棄的時候吧?」可是,當我帶著不肯服輸不想認命的心情,掙扎起來原地站穩腳步,才發現,天空還是那麼高,那麼藍,壓著我讓我無法邁步的並不是這整個世界,而是我不知該如何面對失敗的徬徨。

  面對吧!就像看恐怖片一樣,可怕的往往不是看得見的敵人,而是看不見的那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逼得人自己用想像力把自己逼入絕境……

  拜託等等。停停停停停。你是主角,是威能全開的主角耶!自暴自棄到此為止,給我停下來!轉過身去面對,面對!

  其實嘛,只要停止尖叫轉過身,對著根本空無一物、沒有人追在後面的空曠道路說一聲:「喂,辛苦了,這邊可以下工了,我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去開導開導其他不知道該往哪條路上走的人吧。」我想,所謂的噩運,也會因為終於可以領便當下班而心懷感激吧。

  所以,我寫到了第四個二十萬字,又開始可以對著電腦裡自己寫出來的文字傻笑。這裡沒有所謂世界的主宰,這裡沒有神,這裡只有一個因為很清楚自己想怎麼樣過日子,而過得開開心心的貪婪小人物。

  因為她很貪心,所以決定要繼續或快或慢的踏著每二十萬字一層的階梯,哭哭笑笑的走到自己的頂點,直到不能再走為止。

  哦,我忘了說,這個人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什麼夢想,只有一個又一個待完成或已完成的目標。因為她其實每天都在作夢,然後把它們都寫進小說裡,自娛娛人;但現實生活裡,她只相信已經踩在自己腳底下的真真實實的一切,並且,安然自得的完成了小時候的願望──

  用僅止一回的人生,活出很多很多種不同的可能!

回應前請先登入